高桥名

冷漠又不近人情

大家有没有那种老林狠锐锐乖的林方生子abo吃啊,我好饿,我好馋,我想看……

[昊翔别] 男子大学生不纯情修罗场 七期贵乱 上

可能是等腰三角形,可能只是两个单箭头,也可能连箭头都没有

总之是七期三人的修罗场

1

2

3

4

[林方]雏鸟情节 中

9

林老师本来打算在门口住如家,可兴欣全员热情留人,走都走不开,只能暂时住进单人宿舍。

虽然大家都慢慢习惯了,商量着要不要买巨型鱼缸把方锐养在门口招个财,林敬言还是没能从紧张里缓过来,坐在方锐床边,撸他因分泌粘液有些黏糊糊的尾巴。实在搞不懂,这是啥情况啊?还是不是唯物主义世界啦?

方锐吨吨吨灌完水,抹抹嘴说:林老师你真好,他们都抠我鱼鳞,只有你不抠。

于是林敬言轻轻掀起一块:疼不疼?

方锐呲溜一下就蜷起来了:哎哎哎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皮。

林敬言笑:再皮也没有你皮。

方锐享受着加湿器湿漉漉的水汽,深觉做鱼真好,除了不能走路什么也不影响,还有老林在身边,幸福的快要融化了。

旁边的林敬言可一点也不开心,刚刚和张新杰谈得妥妥的,无论方锐如何讳疾忌医,总归是要上交的。张新杰听说方锐这个优秀论文素材出现,罕见得外露出喜悦,当即决定下周一青岛就派车来杭州把方锐接走。算来也就四天了,让方锐过好最后一段日子吧。

他还纠结怎么告诉方锐,抬头一看,这个皮玩意翘起尾巴摆美人鱼的pose,冲他blingbling眨眼睛:我帅不帅?

林敬言脑壳疼: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什么情况?

方锐:我知道啊,世界上仅存的美人鱼,即将引起学界腥风血雨的男人,是不是特别牛逼。

林敬言敲打他:哦?那你肯去见张新杰啊?

方锐:只要他不解剖我,怎么都好。

林敬言点头:好,下周一就走,准备准备哈。

方锐惊坐起,气得尾巴哐哐抽床板:什么!你都不问我意见就把我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林敬言你是不是欺负我不能站起来打你!!

林敬言不理他:你爹妈的电话呢?我帮你联系。

方锐像条砧板上的鱼,弹跳挣扎:不用你管!我早就不跟他们联系了!你说吧,把我卖给张新杰收了好处??

林敬言被甩的满身粘液,起身把他按住:方锐你冷静一点,慢慢说清楚,为什么不和家人联系?为什么不想去治病?

林敬言的手劲真不是虚的,方锐挣不动,慢慢安静下来,内睑像雨刮器一样刮来刮去,刮掉雨水般的眼泪:你要是有事情,走就完事了,干嘛把我也赶走呢?

他还从未见过方锐流泪,一时间不知怎么办,只能上手抹掉那停不下的泪水:不要哭……不要哭啊,我没有把你赶走,你总不能永远这样……而且你都说了可以去青岛,早去晚去又有什么区别呢?早一点去,也许好得更快呢?

方锐捂住自己的脸:我想……我只是想和你多待一段时间……

说着他揽下林敬言的脖子轻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语气沾上藏匿已久的慌乱,颠三倒四说:我怕活不了多久的,我不想死在那些地方……我只是想多见你几次……我……

没等他说完,林敬言先拿开他的手臂抬起头:方锐你累了,先休息休息再说,好不好?

方锐看着他起身出门,摸摸满脸不知道为何停不下来的眼泪,惶惶然想,自己可能真的完蛋了。



10

林敬言一推门,发现门口围了一圈人,习惯性揉揉眉心:最近麻烦大家了,方锐给你们添麻烦了。

魏琛:不要这么说嘛,要说也是我们谢谢林老师千里迢迢来看望方锐。

陈果:就是,我们兴欣的人承蒙林老师照顾了。

林敬言琢磨明白了,合着这群人都知道啊:到底什么意思?

叶修叼着未点燃的烟:是这样哈,张新杰联系我们说周一来接人,可是方锐的合同是到后年的,要是请长假,除了家属也不能别人代劳。所以,林老师,你打算以什么身份向我们请假呢?

林敬言环视一周,啧啧啧:逼婚啊你们。

大家尬笑,包子拉了一个彩带桶,彩纸飞了大家满脑袋,被安文逸乔一帆罗辑手忙脚乱按下去了。

叶修:……你看,民心所向,从了吧。

大家小声起哄鼓掌:哦哦哦从了吧从了吧从了吧……

林敬言无奈:好歹让我考虑一下啊。

陈果:就四天了哦。

苏沐橙:抓紧时间哦。

唐柔:时不待人哦。

兴欣都是些什么人啊!!!


林敬言近乎迷信张新杰的能力或者说是现代科学,觉得方锐就算做不回两条腿的人,也能开心做鱼,想念了,去水族馆或是研究院探望一下就好。至于他如此难过的原因,估计是生病时心理压力大。

在大家期待的眼神中,林敬言转身开门,回到湿漉漉的鱼窝。

方锐的脑袋埋进枕头里,还在小声抽气。

林敬言探身去摸他毛茸茸的脑袋:不要难过啦。

方锐嘴硬:才没有,我好得很。

林敬言:你蒙谁呢,枕头都湿了。

方锐:是农夫山泉,我农夫山泉喝多了。

林敬言:好吧好吧,要不要去泡澡,我抱你去。

方锐点点头,顺着林敬言伸过来的胳膊挂上去。

林敬言搂住他,看见方锐自己都未曾注意过的后脖颈已被鳞片盖满,心底涌起一阵难过:如果这只是小事情,又怎么可能把你送走呢?

方锐不知道下了什么决心,突然转过脑袋看他:林老师,亲一个吧。

林敬言:???

方锐说着只亲一下,嘴唇就凑上来了,印在他嘴唇上,圆眼睛直勾勾盯着林敬言,竖直的内睑显得奇异而特别。

这个亲吻更像是小朋友开玩笑,不带任何情感考量,只是我喜欢你,我想离你近一点的简单接触。

林敬言心想,亲就亲吧,不差这一下,把他放进浴缸开始调热水。

方锐却感到更加干渴,鱼鳞的边界微微发痒发热,他发觉林敬言的一切都使他深陷其中,无可自拔。


11

方锐又不小心在浴缸里睡着了,每日积攒的干渴与疲倦都很容易在水中缓解,若不是水总会很快变得冰凉,他真想永远躺下去。

林敬言在屋里等了一个小时,还没等到方锐洗好,敲敲门:方锐?洗好了没?

没人回答。

反正方锐每天全裸也无所谓,重点部位都在鳞片下藏着,穿T恤只是政治正确,怕大家尴尬而已。林敬言就推门进去了。

谁想到方锐整个人平躺在浴缸底,尾巴很不舒服得摆来摆去。

林敬言惊了一身汗,喊着方锐想把他拎出来。

方锐又热又痛,被惊醒,透过水波说:老林?

林敬言把他捞出水面:哎!怎么了?能呼吸吗?

方锐摸着自己又热又痒的部位,心觉这地方有点不妙啊,张嘴想说话,却把自己吓了一跳。

他发出的根本不是人声了,更类似于白鲸发出的高频叫声,林敬言听得头痛,忍不住捂上耳朵。

方锐茫然看他,林敬言抱住他,说: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不要怕。

他鱼尾上的洞开开合合流出粘液,又热又痒,用手指去摸,却更加难耐,要伸进去仔细揉一揉才好。

方锐似乎失去了理智,却又极力忍耐住出声的欲望,尽力向林敬言怀里钻,用他的嘴唇去找他的嘴唇。

林敬言不知发生了什么,半跪在浴缸旁,嘴被方锐舔吻住,手还被拉着向下抚摸,焦急不已:方锐?方锐?

方锐无法回答,林敬言的手指在洞口徘徊,就是进不去,急得他拍尾巴,溅出的水浪将林敬言淋了个透心凉。明明什么都不清楚,他还是下意识想让林敬言帮他来做一些事情。

只要林敬言在面前,他没有任何事情需要担心。

这次也不例外,手指很快懂了他的意思,顺着洞进去,轻拢慢捻抹复挑,激得他高高昂起又沉入水底,喉咙隐忍着发出轻微的啊啊声,脖颈架在林敬言肩侧,亲吻他的锁骨,渴望得到回应。于是林敬言低下头,含住嘴唇,细细舔吻他的口腔。

林敬言手指有笔茧,摸索他内部嫩肉的时候让他大脑一瞬间信息过载情感溢出,忍不住发出白鲸落海的嘶声。

迷蒙间,方锐又要睡过去了,他昏昏沉沉落入池底。

林敬言看得清楚,方锐颈侧新长出一对裂腮。

他……没办法离开水了。

12

之后方锐清醒的时候就很少了,只要林敬言出现在浴室里,他就会哼哼唧唧缠住,索求些什么。

间隔的时间里,林敬言尝试用鱼罐头喂他,却总是被不停的亲吻打断,以至于总是恐惧方锐哪天会被饿死。

张新杰的电话快被他打爆了,方锐的种种迹象都表明,这类似于发情期,他尝试建议让林敬言做一次看看,却被拒绝了:方锐如果清醒过来,未必愿意。与其事后后悔,不如不要做来的好。

大家扼腕:方锐真的不会的,他高兴得很。

但林敬言的原则就是,草鱼也许可以,在隔音差的地方草没脑子的鱼,绝对不行。

研究所的车提前两天来了。

车门上涂刷着极地世界的广告,柜门一开,四个壮汉呼哈呼哈喊着口号抬着担架下车,呼哈呼哈着把方锐抬进大水箱里,画风极其不对。

张新杰解释说,只是为避免在路上被误会,才从海洋世界的韩总那里借的,真的不是故意报复兴欣抢合作。

大家拍拍水箱壁,和方锐告别,方锐似乎哔哔了什么,但是隔着厚玻璃也听不到,看口型似乎是:林老师呢?

唉呀这个傻东西。

大家赶紧闭嘴了,方锐好像意识不到自己一旦看到林敬言就会失去理智这个事情,不知道还是比知道了好。

至于林敬言,在楼上收拾方锐的日用品呢,他要跟顺风车回南京。

[林方]雏鸟情节 上中

人鱼病paro大纲文

5

这届毕设快到答辩的时候,林敬言反而轻松了不少。常规课都结了课,他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调戏上门要重点的学生,每天QQ短信滴滴滴滴响个没完,全是嗷嗷叫"老师我复习不完了,现在在教学楼楼顶,这里风好大我好怕"的小朋友。

林敬言哈哈笑了一会,忍不住想起方锐,这玩意没上过他的课,却上过他带的实验。做油泵实验的时候,方锐皮得实在是不行,非要打开油阀看看压力有多大,被淋了满身的机油,可怜巴巴蹲地上看他,林敬言也骂不出来了,把他拎回办公室洗涮。

方锐瘦条条的,穿衣服看不出多瘦,脱了衣服肋骨锁骨个个明显,马甲线人鱼线条条分明。

林敬言心里咽口水:这孩子……炒着吃一定好吃。

嘴上却说:你这也太瘦了。

方锐转过头给他比手臂肌肉:我瘦吗?我壮的很。

林敬言用百洁布给他往身上搓洗洁精,忍不住乐:像一条要上桌的鱼,洗涮干净炒来食。

方锐嘴巴动了动,但估计是不敢继续皮了,还是没说出来。

后来去苏州参加个什么比赛,刚好是林敬言带队。方锐每天窝进工作室里,一直到晚上十点林敬言拿着钥匙来赶人,还要林老师这个林老师那个问上半天。

要说老师都喜欢好学的机灵的小朋友,偏偏方锐这个皮东西,三天两头出状况,什么这个零件被我掰断啦,那个电机被我烧了,把林敬言弄得焦头烂额,恨不得把小祖宗拎走。

一直到比赛结束,他们这组竟然还拿了个金奖,方锐捧着奖杯奖状朝他咧嘴,林老师也笑:养孩子真是开心啊。

露出欣慰笑容的林老师把长长长长的QQ信息翻到最底下,翻出个方锐,聊天还停在一个月前催他睡觉那里。

说起方锐一个月不给他发消息这种事,林敬言真是不太适应,暗自思索是不是语气太严厉把他给吓着了,于是发消息:

方锐,最近怎么样了?


方锐正在被出差回来的老板娘等人围成一圈,捋捋头发摆个pose:帅不帅?

叶修蹲在地上抠他小腿上的鱼鳞:帅不帅不知道,好吃是一定的。

方锐皱着个脸:你除了吃还会点什么。

魏琛转头和陈果商量:实在不行把方锐卖了吧,估计能抵合同吧?

方锐怒了:滚滚滚,以为我听不到吗?

叶修试图把鱼鳞掀起来,方锐嗷得一声就缩回去了:干嘛干嘛!要刮鳞吗!这就要下手了吗!

叶修摇头:把你送去张新杰那研究研究,指不定还有救。

方锐也摇头:我不想被上交。

叶修:想不想也得去,鳞都快把腿覆盖完了,谁知道后边会怎么着。

方锐:那啥,现在兴欣这么忙,没有我你们行吗?

众人沉默,有些事情只有方锐能做,离了他一定是不行的。

陈果:可是,可是……

方锐:那就再等等吧,过了这段时间再说。我一点也不想走。



6

方锐想当做无事发生过,大家却不能。

陈果无疑是最上心的,给他买加湿器,还私下和大家说不要再点柠檬鱼酸菜鱼了,不然方锐误会真要被吃了可怎么办。

魏琛:唉呀,你要是不说我还想不到吃他呢。

总之,除了还是那么忙,方锐竟觉得轻松起来,也有大型储备粮的自觉,每天尽力把林敬言抛在脑后,给兴欣搬好砖,尽量对得起自己合同的价值。

只有入夜泡澡的时候,缩在浴缸里,看着已经长到胯部的鳞片,脚趾间缓缓覆盖的尾鳍,才敢流露出藏不住的惊惶。

如果真的变成鱼了……

我宁愿被林敬言炒了吃,刮鳞,片薄片,调味,下锅,入嘴,都要他来做才好。

他做我安心,他吃我放心。

方锐感到悲哀:真真是一颗红心向林敬言,连自己都忘了。

方锐是吃过林敬言做菜的。

比赛结束那天本来说好和一起参加比赛的吴羽策周泽楷一起去苏州博物馆玩,结果方锐出门没带身份证,只能悻悻回去找林老师。

他们经常熬夜改作品,林敬言怕方锐夜里会饿,所以定的民宿自带小厨房。他推门一看,林敬言正杀鱼呢。

方锐凑上去:好不容易来一趟,林老师干嘛不出去吃啊?

林敬言半真半假回话:外面饭馆哪有我做的好吃。

方锐一下精神了,屁颠屁颠跟着林敬言端碟子盛水,等到入座吃鱼,一筷子还没下去,被拦住了。

就见林敬言盛出鱼中一段肉,加汤,又另盛一碗米饭,用碟子端了交给方锐,说:给隔壁张老师送去。

方锐:???

林敬言叹气:张佳乐老师失恋了,别说话,送去就完了。

方锐噢了一声,忍着饥肠辘辘的馋意,给隔壁平静敲代码的张老师送完,才回来吃上一口鱼,那鱼香得他眼泪都要下来了,嚷嚷着好吃好吃好吃,嗷呜嗷呜咽下去两碗饭。

可鱼也堵不住他的嘴:张老师怎么了?

林敬言:他男朋友被车床压掉左手一段手指,说要出国治就没音讯了。

方锐咬着筷子,不知道是震惊男朋友这段,还是压掉手指这段。

林敬言喝一口黄酒:他男朋友没办法教书了,去企业的话,断指也有影响,估计不愿意拖累张老师就走了。如果是女朋友还好,这点事情其实不影响的,但偏偏是男朋友,家里的阻力太大了。

方锐沉默,只能继续噢下去。不知是担心自己的手指也被轧掉,还是担心自己未来男朋友,连鱼都吃起来没滋味了。




7

林敬言等啊等啊,一个下午一个晚上也等不来方锐回复,忍不住想,别是出了什么事吧,于是打了个电话。

方锐接到电话时正在布线,布线布得他头昏脑胀眼睛疼,慌忙跑出工作室接了:林老师?

林敬言:方锐?还好吧?

方锐一惊,林敬言怎么知道了。

林敬言:嗯?怎么不回复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方锐暗自舒了口气:喔喔没事的,只是兴欣最近有点忙。

林敬言说:哦,那就好。

方锐还在被发现的惊恐中,没来得及对林敬言突然的关心感到快乐。他一向能扯皮,和林敬言聊工作学习一直到手机发烫才挂电话。

他摸着被手机捂热的脸,突然发现眼前一片白花花的,有点晃眼,摸了半天也摸不出什么,刚好包子路过,就问了句:包子啊,我眼睛上有东西没?

包子一惊:!!你眼睛里面……长鸡蛋膜了?

方锐:???

他慌忙跑去卫生间照镜子,眼皮底赫然是一层白花花的内睑。


自从长出内睑,方锐进化的速度就快了许多,一天十瓶农夫山泉都不再够喝,日常的干渴总会让他呼吸困难,有几次甚至在浴缸里睡着了。

陈果私下里找过他,求他休假,生怕方锐出什么事。

方锐嘴上还是不正经,说自己就算不是人,也还能做事情,如果不做事,以后靠什么吃饭呢?实在不行,把他拉出去展览也可以的。

陈果小心翼翼问:你家人不会担心吗?

方锐可怜巴巴看她:出柜的时候被赶出来,户口都迁走了。

于是陈果不再问,如果兴欣都不肯留他,方锐还能去哪呢?想干就干吧,总归养条鱼还能生财呢。

一直到某一天早晨莫凡来敲她的门。

莫凡竟然会来找人!办公室里的陈果叶修超惊讶der。

他们赶紧跟过去,发现宿舍浴缸里一条大鱼尾巴快翘上天了。

方锐抖抖尾巴,尴尬极了:那个啥啊……我一觉醒来就这样了,能不能先把我抬走啊。

叶修惊愕得哦呦了半天,喊来包子把他抬到床上,兴欣全体员工像默哀一样围着床站了一圈。

方锐也吓得不轻:我还没死呢!

叶修不理他,翻出张新杰电话:自己去青岛研究所还是我们拉你去?

方锐:他们真的不会把我解剖吗!!

叶修:我以张新杰的影响因子发誓,不会的。

方锐怂了:那……那过去之前我有个遗愿。

陈果受不了他可怜巴巴的样子:说吧说吧,大家都会满足你的。

他悄声说:能不能让我见一眼林老师啊?

苏沐橙翻出微信页面,笑:下午就到。



8

林敬言早上有最后一波答辩,实在是走不开,等到一切都结束了,连饭都顾不上吃,只拿一张身份证就坐上了去杭州的高铁。

来接他的叶修非常沉痛:老林你做好心理准备。

林敬言满头都是汗,擦也擦不完,心里咚咚似擂鼓,满脑袋想的都是方锐这么皮的东西不会那么脆吧,怎么就突然……

一直到车停在兴欣楼下,林敬言才发现:哎?不是去医院?

叶修:那你也做好心理准备,方锐已经不是人了。

林敬言:?????????

叶修一边停车一边看林敬言三两步窜上楼,心想这废物点心眼神有问题吧,估计早告白早就成了,何至于变成"遗愿"。

林敬言推开门,看见方锐盖着被子,坐在床上喝着饮料做pcb,走过去一把就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了,心急与担忧让他语气严厉:都什么时候了!还玩!

方锐一惊:我没玩……

林敬言看他还好端端得能顶嘴,也是松了口气,摘掉眼镜,擦快滴入眼睛的汗,眉宇间满是焦急:到底怎么了?

方锐把放笔记本电脑的小桌移开,掀开被子露出波光粼粼的鱼尾:我……长了个尾巴。

林敬言啊了一声,愣在原地。

真的不是人了啊…………

林敬言:嗯……你这个……是不是………嗯………………嗯。

为什么都学周泽楷啊!!

[林方]雏鸟情节 上

我这个人外爱好者终于要对锐下手了!

人鱼病paro大纲文

paro来源没办法发图片,一会单发

1

陈果总觉得方锐近来状态不算好,但偏偏他日常三顿外卖顿顿不剩,几瓶农夫山泉喝得干净,交的图也挑不出什么差错,又生怕过度关心给他压力,便生生咽下询问,转头问苏沐橙去了。

苏沐橙正在debug,手也不停,只压低声音轻轻说:上周本来该林老师带学生去武汉比赛,但是说是相亲推不开,就没去。

陈果惊讶:这就成了?

苏沐橙苦笑:没,要是真成了也许还能安慰安慰……老板娘你就别管了,让方锐自己难受去吧。

那比赛也不是什么大事,前几年兴欣出了一套系统,为了推广办了个全国大学生比赛,每个大学都带队刷刷经验和证书,小朋友们玩得开心,一群老师浪的放心。大家都当做联谊会去玩,水得很。

但偏偏方锐上心,为了做好评委还特地请人做PPT,去商圈烫头买新衣服,怕大家吃不好特地和酒店定了自助餐,谁知道林敬言这重色轻友的老东西压根没去。

也不对。

方锐闷头把鼠标捏的咔咔响。

他不是重色轻友,他就是烦我。

暗恋这个东西,都是只有当事人以为自己捂得死死的,旁人却一看便知。

据西北某大学李轩老师说,方锐当天看见名单脸都快绿了,还坚持一脸假笑,小朋友以为自己的作品不入流,差点吓死。

当天老师们聚餐,就方锐闷头喝酒。李轩摇摇头:你可真是执迷不悟,世间万千基佬,你却盯着个无性恋,何必呢?

方锐尬笑:哦吼?那你和吴羽策也挺顺利?

李轩凑近了低声说:我们又不一样,林老师对论文之外的东西没兴趣,可阿策有。阿策最近每周都去我家玩TVgame的,你行吗?

方锐大口大口灌下啤酒:方某自然是不行的。

他不知为何喉咙干渴得要命,嫌啤酒不过瘾,把红酒混了雪碧,把伏特加混了果粒橙,如饮白水般吨吨吨喝下去。最后大家吃好喝好问好,方锐送完客,迷迷糊糊飘回楼上,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栽进浴缸里起不来了。

恍惚之间,他摸到硬硬的什么东西附在左手手腕上。

抠一抠。

嚯,抠不下来。

2

林敬言相亲的第十场又以失败告终了。

大学讲师说起来还行,但实在不是什么好人选。没车没房没背景不说了,这是多数。这位还是个不解风情的钢铁直男,出来相亲也不知道换身衣服。

林敬言每次看到女生尴尬得看着他沾了机油的衣服,特别想坦诚我是故意的我真不想相亲了咱们交个朋友吧,但想到握着他的手,同样坦诚不管如何你快找个伴吧不要孤独一生的母亲,又忍住了,只能尽量讲明自己的状况。

我是个土博士,虽然成果不少,但总也轮不上评副教授,未来尽量去国外交流一年,可是交流了也涨不了多少工资的。喔对了,我经常要加班到晚上十点,有课的嘛。周末有竞赛什么的要管,也可能安排实验,你要是愿意的话……你不愿意?好好好,和你聊天很愉快,再见。

没人愿意谈下去的,都是谈到一半就结束了。

林敬言时常对情感问题感到困惑:女朋友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有这时间我干嘛不去出数据?有什么事情的乐趣能顶过成就感呢?

没有的,没有的,打扰我工作的东西都离我远一点罢。

当晚,清除了工作障碍的林老师愉快入睡,后半夜又被手机晃醒。

"xx班xx号方锐"发来一条消息:

林老师,相亲成果如何?

林敬言无奈,他不静音是怕学校或家里有突发情况,不是为了被闲聊吵醒的。明天早上两节实验,下午要改毕设,他本来想好好休息的,却又像几年前带方锐毕设的时候被他晃醒,和从前一模一样。

他憋着口气回复:

方锐早睡觉,说过几次了不要半夜发消息。

千里之外的方锐仰在浴缸里,在酒精的催化下,难过得不能自已。

3

方锐知道林敬言不知道他喜欢他。

这句话的叙述可能有那么一丢丢复杂,可是事情简单得很,就是捅没捅窗户纸的事,没捅继续纠结,捅了也不可能happy ending。方锐都懂得,所以他不捅,大家也不会闲到去嚼舌根让他难做。

说到底他超幸运的,有喜欢的人,有好朋友,有喜欢的事业,还有成果和积蓄,没有任何不好。

方锐安慰自己:只要林敬言不知道,一切都蛮好的。

这种鸵鸟心态让他沉溺于近乎完美的现状,惧怕情况的改变。当林敬言流露出一丝丝对他这个往届小学弟死缠烂打的不耐烦,方锐竟然有一种终于来了的感觉,他不敢继续纠缠,只能不再说话,期望哪天林敬言又和他继续聊一聊。

未来也好,软件也好,小屁孩学弟也好,学校也好,理我就好。

方锐真无法形容那种感觉,只要林敬言在线,肯和他聊天,他就总觉得林敬言能帮助他从任何泥淖里挣脱出来。

就像几年前做毕设的时候,导师突然否了他的方案,方锐觉得天都要塌了,但四月都过了,根本来不及做其他的方向,只有林敬言肯天天熬夜给他改论文。明明不是他的分内事,却事无巨细交代要改正的地方,方锐当时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这叫什么呢?

雏鸟情节?

啊啊别了吧,林敬言是大鸟这种事,方锐想想都觉得是黄色笑话,生怕哪天顺嘴就说出去了。


4

说到方锐长鱼鳞这个事啊,其实是莫凡先发现的。

那天方锐吨吨吨灌水的时候,袖子突然滑下去了,他慌慌张张把水放下撸袖子,还是被莫凡看见了鱼鳞发出的银光。

莫凡震惊,莫凡愕然,但他没想到这鱼鳞是长出来的,还以为这是方锐中二病自己贴的。

成年那么久,中二病也就罢了,竟然为了贴鱼鳞在杭州这个湿热地区的夏天坚持穿长袖,还挺牛逼的。

莫凡也不是八卦的人,但想到苏沐橙嗑瓜子时闲聊说的"最近对方锐好一点哦,他受了点打击",他瞬间理解,当即默不作声继续干自己的事去了。

方锐观察了一会莫凡的反应,暗自出了一口气。

鱼鳞从那天长出来之后就在一点一点蔓延,小腿上手上,所幸是向里长,手臂上长了一段还又停了,衣服都盖得住。

他百度了几回,没有这种病例,又挂微皮恩谷歌,也没有。

方锐琢磨着自己长鱼鳞也好,水喝不够也好,都像是要变异了。因此也不敢去医院,生怕被抓走做实验,每日像个特务一样掩饰自己,内心还惶恐得很。

完了完了,同物种都不能在一起更不要说跨物种了。

再一想,完了完了,都变异了第一个想的还是林敬言。

毕业季兴欣还挺忙的,叶修和唐柔出门做宣讲会,魏琛和老板娘四处谈合作,事情就都压在方锐和苏沐橙脑袋上了,每晚要过了十一点钟才能回房间休息,忙得真是两个手不够用,方锐近来最热爱的泡澡时间都被剥削了个干净。

任务过多,天热还要穿长袖盖住鱼鳞,水喝多了胃里也不太舒服,鳞片硬硬的,关节处被磨得很痛,加上苦夏,人都瘦了一圈,方锐趴在冰垫上无声哀嚎。

乔一帆端着一杯冰得透透的酸梅汤,打算放在方锐手边,不料方锐突然一坐起,打翻它湿了半边身子。

乔一帆手足无措得不知道怎么好:方……方锐前辈,你脱掉衣服我给你洗一下吧?

方锐更慌:不用不用客气客气,我自己洗就好了哈……

说着他就要跑。

苏沐橙一直觉得方锐消沉的时间过于长了,却又不好直接问,这次终于找到机会,一把就把方锐给摁住了。

苏沐橙笑:赶紧脱了吧,不然黏黏的不舒服哦。

方锐使劲摆手:不了不了不用脱了。

苏沐橙笑得超温和的:哦?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能让我们看啊?

方锐快哭了: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苏沐橙这个神态真的太像他以前的哪个班主任了,方锐不敢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苏沐橙以搬器材练出来的手劲,强硬地解开他衬衫袖口,露出一片银闪闪的鱼鳞。

苏沐橙还以为方锐暗恋不成玩起自残,谁能想到是一层层的鱼鳞,当即尬在原地。

苏沐橙:……那个……你…………嗯……你…………嗯。

你嗯什么嗯啦!不要假装周泽楷!


今天开始我不是锐粉是兑粉

青岛人开车real勇往直前……好几次都差点被别到……

每个路口上还都有牌牌,说:牌照xxx的车辆在xxx路口被拍到了xxx违章行为,罚款xxx元。

就好像老韩开车,正一如既往着呢,张副盯着他,不停说:“你没打灯,要扣钱。”“你瞎并道,扣钱。”

我好像萌上了危险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