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桥名

冷漠又不近人情

【轩策】税 01

动画制作paro
年龄大操作

李轩站在食堂门口抽烟的时候,刚好看见吴羽策背着个包,插着耳机看着手机,一步一步地下楼。

半夜一点,收录完最终话,吴羽策作为主役,留下来录了半个小时的完结感想;李轩作为监督,正在考虑最终话的细节处理。

这场收录体力消耗太大,吴羽策把从711买的饭团吃了也还是饿得心慌,正想虚空的二十四小时食堂会有什么吃的,下着楼梯,一拐角,就看见了窗边抽烟放风的李轩。

“饿了?今天辛苦你了啊。”李轩马上站直了身体,扬扬手里的烟。

“嗯。”吴羽策点点头,直径从李轩面前走过。



李轩对吴羽策是抱着那么点龌龊的小心思的。

刚过完年,天寒地冻,门口还都是一地的鞭炮碎片。红色的,混着雪和土堆在墙边,莫名其妙有点凄凉。

今年照旧被家里人催着结婚。李轩看着亲侄子身高都快赶上自己肩膀,也没了往年的堆笑应答,禁不住满心酸楚。

李轩卧室里一直挂着吴羽策的海报。

海报上吴羽策姿势僵硬,没有表情,只是那张青涩干净又冷漠的脸,怎么看怎么舒服。李轩只要构思男主人设,眼前一定蹦出来这张脸。

吴羽策五岁就出道了,小阵鬼艺术团的儿童演员。一开始被妈妈拉着演话剧,后来变声期来得晚,长得又标致,硬是被套上女装演了电影,一炮而红。然而女装美少年的椅子还没坐热乎,吴羽策就蹭蹭挥发荷尔蒙,又长个又变声,音色清冷又低沉,小姑娘听了只能捂着耳朵喊苏苏苏。于是吴羽策一脚踏进声优这行,十多年没能抽身。

李轩第一次看到吴羽策就是在那部女装电影里。小女孩一脸淡漠地牵手,亲吻,望向镜头,莫名色气,把正值青春期的李轩看得面红耳赤,捂住了脸。

过了几年,李轩看完了进化体吴羽策的杀人电影,没忍住冲进音像店买了张吴羽策的DRAMA,把附赠海报贴在了床头。一贴就是十多年,海报都褪色卷边了。

弯了这事不能怪我,吴羽策他至少得负全责。

二十三岁的原画师李轩听完DRAMA捂着小心脏拼命点头。

三十九岁的监督李轩弹了下海报的卷边,心想,误我青春啊。



吴羽策又怎么不知道李轩这点心思。

李轩三十一岁那年升了总作画监督,生日刚好赶上新作发售五万的庆功宴。那时候虚空还是个小作坊,搞的不是外包动画就是游戏插入动画,新作是给呼啸那边原案林敬言和人设方锐的动作推理游戏做一些过场。

庆功宴上每个人都兴奋得找不着北。一群人围着几个主创起哄灌酒,主役吴羽策被醉酒的方锐缠得心烦,只好往角落躲,正巧撞上醉得鼻涕冒泡的李轩。

李轩看见吴羽策,鼻涕泡啪得一下破了,突然开始一手捂脸一手找纸。但他醉得不轻,效果就像过电一样浑身乱摸,把方锐乐得歪在吴羽策身上直掏手机要录像。

事业有成一表人才的我被梦中人看到了酒后鼻涕泡究竟如何是好。李轩悲痛得捂着脸蹲下,大脑在酒精的作用下斑驳不清,烟花绽放。

吴羽策看着这俩醉鬼心烦,翻了半天,从隔壁桌找出两张纸,想给李轩,奈何这人一直捂着脸碎碎念,无从下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方锐笑得快飞了,一边歪歪扭扭架起李轩,一边说:“就这哥们……刚才和你说的……和我们商量过场分镜的时候,一听说有你……说什么也要抢到你那段作画……轩哥画得特帅…………来轩哥擦把脸……”

吴羽策挑挑眉,看着李轩晃晃悠悠擦干净脸,看看方锐,又看看他,流下两行清泪,扭过了头。

方锐笑得直打嗝,在椅子上软趴趴堆成一坨,被林敬言架走了。

剩下吴羽策看着李轩捂脸流泪小声絮叨不活了,心情突然变得很好。



之后吴羽策在工作中碰见李轩,李轩都要一边坐在旁边观摩大家收录,一本正经得听老监督指导,一边眼神暗搓搓飘过来,死盯着他骨骼突出的肩膀。

再之后李轩一步一步向上走,终于开始做自己的片子。片子销量有高有低,但好歹有话题度也有口碑。无一例外,李轩监督片子的男主男二里,总有一个是吴羽策配音的。这事随着俩人名声越来越响而流行起来,成了梗。哪怕李轩去别的片子帮个忙,打个副手,也能在cast表里看见吴羽策。

不是巧合,吴羽策拿到台本看到人设总有种感觉。

吴羽策天生性格冷,没有几个朋友,配音后被粉丝拉着配对,被事务所拉着卖腐,每天热闹至极。然而工作一结束,欢乐的烟云就顺着冷风消散而去。时时刻刻提醒他,吴羽策是一个人活在这世上的。

于是当孤寂这团本应松松围着他的空气变成风暴席卷他时,吴羽策毫无防备,被寂寞抽打到心脏抽痛。

好在他工作忙,每天只有四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没什么心思耗在伤春悲秋上。但是,就像冬天会不自觉靠近热源,吴羽策也会不自觉寻找寄托。

李轩适时出现,带着没话找话的关切和莫名的执着,给他发了五六年短信。

当然,只有短信。

两个人合作至少七年,大大小小至少二十部片子,短信以外的相处只限于工作。发布会上见面会里真真假假的调侃,两人应对从善如流,但是到了生活中,一切就都哑了。

吴羽策看着李轩的新片子,心烦。


李轩再怎么说也就是个宅男监督,活了这么多年没约过会,更不知道怎么约吴羽策,怎么撩出个男朋友,于是年复一年,只敢发短信。

年前和黄少天喝酒时,不小心说了这事,把他惊着了。

李轩喝着酒看黄少天难得闭嘴望天花板,不知道是酝酿情绪还是想办法损他,没想到黄少天反杀:“我和喻文州在一块好多年了……”

李轩被杀个措手不及,手一抖把酒杯摔了。

“……哎这种事本来谁都不想说的,能瞒一个是一个,但是我作为过来人,强烈建议你出手,吴羽策单身这么多年,对你也一直没什么抗拒,你干嘛这么怂。竖几个旗子刷刷好感就那么难?李轩我真是看错你了,有这种事你居然瞒了二十年,怂,怂怂怂怂怂。不早和我们说,还算不算朋友啊……”

李轩捏着酒杯心中翻涌。蓝雨镇社监督和王牌系列构成有一腿,他想出门咆哮。

你们这群人!一个个的看似单身!!没想到!!全都叛变革命啊!!!啊啊啊!!!

“嗯…你……喻文州………你还敢说我?!和喻文州在一起干嘛不说?!招供招供!”

“这个……总不能在一起就大声宣扬对吧,现在说李轩你的事呢,你想怎么样,真想和吴羽策一起我们给你推一把啊?现在他配文洲新片的Boss呢,我后天就能看见他。”黄少天自知酒后失言,想翻过这页,急忙转话题。

“黄少天你就飞吧……”李轩使劲给黄少天灌酒,听他一身酒气絮叨和喻文州的旧事,神清气爽得给蓝雨监督打了个电话:“喂?黄少天在我手里,带着饭钱来赎人啊。”


黄少天说得没错,这么下去没办法有进展。

李轩咬咬牙,心说今天不竖个旗子对不起自己这么多年练出来的手速,于是把烟按灭在垃圾桶上,向吴羽策凑过来:“羽策,你以前没在这吃过?这不收现金,只能刷卡……这顿我请你啊?”

吴羽策从“羽策”这句开始就在心里翻了一个漫长的白眼,嘴上答着:“行啊。”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