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桥名

冷漠又不近人情

【轩策】税 04

动画制作paro
年龄大操作

看看大纲再看看产出的文,完全是两个效果……我居然还没把“税”的情节引出来……所以决定跳过一些虐狗步骤加速剧情,希望能被接受……

另外算上番外,爸爸今天三更,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厉害……所以下周不更。




嘿嘿嘿之后,两个人却好像没嘿过。一个忙着四处配音跑通告,一个蹲在办公室忙新片,变成了呼啸的地缚灵,继续明明同城却好似异地恋的生活。

李轩不止一次暗示要不要住进他家,都被吴羽策坚决拒绝。

作为一线声优,吴羽策的脑残粉可以从南京排到上海,其中不乏激进份子。握手会上扑过来亲他的,蹲在事务所门口拦他的,跟踪他的,偷拍的,无奇不有。近几年他反跟踪的经验也愈发丰富,这些幺蛾子才渐渐安静下来。

但是万一让人知道了自己现在恋爱,相方还是李轩,那就真的热闹了。

所以,绝对不行。



李轩表面上无所谓,心底还是一百个不爽的。以前觉得能在一起就死而无憾,但是真正在一起了,却又在奢求能天天在一起。就说嘛,人类贪得无厌。

一起起床,一起刷牙,前后脚出门,晚上再相拥而眠。这才是正常情侣该过的日子。现在却因为这所谓的公众身份就被束缚住情感的正常表达,他无法接受。

所以每天听吴羽策广播的时候,他心里都忿忿的。让笔下男主角对相方稍微忠犬一点,再忠犬一点,好像这样李轩的独占欲就得到了缓解。

幼稚。吴羽策在电话里听李轩诉苦,心里失笑。




往年李轩生日都过得非常简洁。

制作组意思意思端来蛋糕,李轩意思意思一吹蜡烛,两边再意思意思发个微博,粉丝也意思意思说句生快,这生日就算过完了。

上边这段你们看得心烦吧?李轩也过得心烦,程序化的东西太糟心了。

但是今年他却感叹如果能像往年那样安稳渡过就好了。




五月十三日。

虚空在这次原创动画上下了狠功夫,给李轩施压:要做到你认为的完美。

李轩心里也憋着一口气:如果这次销量上能把叶修的片子压下来,自己也好虚空也好就都能一步登天了。还有他的吴羽策,这个片子最出彩就是男主角,要是这片子火了,他的吴羽策能在微博热门被人刷一年。

于是李轩强迫自己长在了虚空,哪怕只有十分钟路程,他除了换衣服洗澡也没回过家。

每个监督或多或少都有身体上的毛病,比如喻文州低血压一熬夜就晕,王杰希累得视力出了问题成为大小眼,李轩有非常严重的颈椎病。每周日下午三点去老中医门诊截人,百分百能堵上他。

也许是最近高压作业用力过猛,李轩今天不仅脖子疼肩膀疼,胃里恶心向上翻涌,头也疼得要炸开。本来觉得忍忍就过去了,没想到疼痛愈演愈烈。

吃下两片布洛芬,趴了一会,又盯着几个镜头进行了修改,李轩一个没扶稳摔在地上,把午饭吐了干净。然后他再也站不起来,跪在地上只喘气不吭声。

大半夜两点,虚空里亮灯的只剩这层和食堂了,除了几个主创空无一人,一群宅男宅女围着他急得团团转,手忙脚乱把人架到折叠床上,要打120。

“……不用打……我睡一觉就行……你们赶紧干活……”大后天八点就是死线,李轩说什么也不敢走,窝在还没他肩宽的床里咬牙深呼吸,等待睡眠降临。

一群人心情焦虑,但知道交不了东西李轩更焦虑,于是回到座位继续工作。



今天是李轩的生日,吴羽策知道他最近累得不行,想至少去探个监,于是结束广播拎着礼物就往虚空赶。

走进办公室,就看见李轩脸色苍白躺在只到他膝盖的小床上咬牙颤抖,衣服皱皱巴巴被汗浸透,还沾着些许颜色不明的呕吐物。

小作监看见吴羽策进来又惊愕又感激,就好像看见动画自己做完了都快哭了,赶紧站起来:“吴老师您快看看轩哥……”

这一声喊出来,李轩也睁开眼睛看过来。

“怎么不带他去医院……”吴羽策蹲下来摸他。

五月已经很热了,所有人都开始穿夏装,李轩这人日夜颠倒没有季节观念穿着长袖,摸起来还是浑身冰凉,都是冷汗。

“不能走……”

都什么时候了还犟,吴羽策不由分说去拉他。

李轩借着劲站起来,却疼得根本找不住重心,眼前一花又要栽下去,被吴羽策眼疾手快架住往门外拖。

他也明白过来自己情况不行了,回头朝围观群众吼了句:“都回去干活!”才靠在吴羽策身上挪出去。



吴羽策想把车速飙起来,又害怕李轩受不了,只能伴着他的哼哼声在半夜三点交通顺畅的大街上匀速行驶。

等到了医院,半拖半抱把人送进急诊时,李轩已经彻底没音了。

真挺吓人的。

吴羽策在急诊门口坐了半天,等汗都落下了,开始浑身发冷,医生才走出来,和他说,李轩其实没什么大事,休息休息就能恢复,但是再这么下去,瘫痪失明都是有可能的,尽量不要再进行这种高强度工作了。

这话就相当于给李轩的职业生涯判死刑了。

吴羽策一字不落得进了耳朵,也一个字都不想接受。

他忙前忙后给李轩办完临时住院手续,又在床边愣了半天。直到窗帘外透进青光,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有一整天的工作。于是先打电话把方锐从被子里薅来医院帮忙,又给李迅说明情况,让他和虚空解释。

对面一片哀嚎。

吴羽策打开窗帘,看着窗外渐渐泛白的晴空心想,你们嚎个屁。

李轩才刚四十,才刚刚是职业起点。今天还是他生日。怎么他就这么点背。

再怎么说日子还要过的,看他孤家寡人快嫁给虚空的这个德性,也只有自己能照顾他了。

吴羽策俯下身亲了亲一脸倒霉相的李轩:“以后我养你?”

没有回答。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