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桥名

冷漠又不近人情

【轩策】税 07

动画制作paro
年龄大操作
本章情节过渡,挺干。
声优们日子确实都很苦……写得我无法贫嘴了……
因为是第一次连载东西,情感文笔都有一定程度的不成熟与不连贯,望大家见谅。



被堵在立交桥上半个小时了,铁皮长龙一点动静也没有。

吴羽策觉得自己好像被摊在午后炽热的车顶上曝晒,闭着眼也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日光将思想一丝一丝抽走,将精力蒸发殆尽。

他与暑气尾气一同盘旋上升,在照射下虚化消散。

经纪人一直在低声下气打电话,解释求情,被气得心脏颤抖。回头看见吴羽策平整的眉毛皱起,额头顶在方向盘上休息,到嘴边的话就一直打转,纠结半天才忍心说出。

吴羽策一贯与人相处平和,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原则,将情感处理得如同现金交易,绝不增减分毫。他工作也非常负责,会将作品内容了解透彻再收录,基本都是一发完结,效率极高。毫不拖泥带水的性子加上近乎完美的脸让他在业内颇受欢迎。

可以说,业内没人不喜欢吴羽策。

但是声优界除外。

吴羽策快三十了才一口气崛起,到了今天,却已是他一人的天地。年度声优大赏票数最高毫无悬念是吴羽策,最高销量最多本数也是吴羽策,其他声优和事务所都咬牙切齿恨得不行。他还偏偏保持一副世外高人的高冷态度,拉满了仇恨。

如今你吴羽策脚滑湿鞋要落水,我们这些往日分不上羹的必定要扔俩石头子对不对。

所以现在,微博上的照片删不下去,被越传越广,舆论被刻意引导至吴羽策进行枕营业,还被大量翻找出不是出自他本人意愿的卖腐访谈,试图证明吴羽策性向就是有问题,而且对象不止李轩。偏偏吴羽策演技好,干什么都以假乱真,看起来还真让人含糊。

最可怕的是,这些都叫人无法大声反驳。照片确实是真的。如果李轩不喜欢吴羽策,就不会给他这么多角色,也确实无法爬到今天的地位,权色交易虽来的迟了,也算是成立。事务所高层更不会承认对旗下声优的言论有所控制,已经发微博说明了这全部都是吴羽策的个人行为————他们决定割舍他,以求发展长远。

听到这些,吴羽策反而长舒一口气:“就是说,他们看不管我太嚣张了要我走,事务所也不想管?”

“……是的。”

“OK。一会咱们商定退社合同吧。”

“不要那么急……一周之后大家就都忘记了……还有余地的……”经纪人也是从小粉丝做上来的。

“什么余地……”吴羽策突然笑了,经纪人第一次看到他满是红血丝的眼睛含着湿润的笑意,长长的睫毛弯出一层弧度,在脸上撒出一根根阴影。这人很少笑,更未曾笑得如此真实。

“我累了,不想干了。”


请来律师,商定结束,事务所念他勤恳工作,未曾出错,决定负责提前辞退他的违约金,让他把已接手的工作完成后离开。

吴羽策非常痛快就同意了退社条款。事务所并没有为难他,给他留足了后路,算得上仁至义尽。

他是事务所招牌,很多人舍不得他走。但是既然招牌已经歪了,那就推了吧。

大家好聚好散。

被经纪人提醒了晚上还有广播,吴羽策急忙踏着月光出门。忽然一股深切的不真实感涌上心头,使他如置梦中。





李轩太久没好好睡觉,晚上八点才被饭菜的香味唤醒。

他睡得浑身松散,就像重启的机器人,忘记了活动的方法,只有大脑慢悠悠运转,隐约记得有什么事情非常重要,他不能在这里消耗生命。

“饿……水…………”李轩没喝水,嗓子哑到失真。

方锐正在看番下饭,精神被屏蔽在方圆三米之内,突然被林敬言拍还吓了一跳:“干嘛!…………轩哥你醒啦?!”

李轩就静静斜眼看着方锐扑过来瞧他半天,几次欲言又止,一肚子话说不出的眼睛滴溜乱转。还是林敬言把水和吸管给他递了过来。

李轩脖子没法动,连转过脸看看四周也做不到。他隐约觉得这氛围不对劲,两个人的表情异常悲悯,都如同在看绝症病人。

“……什么情况?我……不行了?”

方锐和林敬言对了半天眼神,才低头讲:“虽然不是绝症……你还是做一下心理准备哦。”

李轩知道自己不是绝症胜似绝症,缓缓合上眼睛:“说吧。”

“你身体是不行了,但是没啥大事。重点是你和吴羽策的事被曝光了,李迅说虚空有意向要换人做你的新片。”

“哈???”

万万没想到是这种展开,李轩吓得差点跳起来,又扭了脖子,呲牙咧嘴,被两个人按下去。

“你的心理准备做哪去了!”





当年堀江由衣只是被人调侃“你不会是枕营业的吧?”还压根没有证据就退社了……还有中村,推特上经常有人通过比对他家和其他女声优家里的地板纹路和屋内配置,试图证明这俩人同居,居然还有特别多的人相信…………吴羽策这种情况,真是怎么公关都没用的,不如赶快退社,以防夜长梦多。

圈子越小,越岌岌可危,每个人都活得非常不易。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