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桥名

冷漠又不近人情

【轩策】税 08

动画制作paro
年龄大操作



李轩僵在床上,用思想辗转反侧。

现在网上扒出他们曾经的访谈、微博和发布会,甚至是几个月间一起吃饭的照片。所有的证据都被摆出,完全没办法翻身了。他自觉人缘不错,与其他业内玩得很开,四处帮忙搭手,有过许多合作。不曾想,被恨到如此地步。

联系过虚空,解释了来龙去脉,希望对方可以发个通稿挽回。高层听完反而怒不可遏,把他痛骂一顿,说了句你干脆停职养病,就撂了电话。

虚空的意思非常清楚,自己病了没办法回去,又搞出这么大一个权色交易丑闻,停职已经是便宜他了。等舆论渐平,公众转移焦点,再公关一下,他兴许还能继续作画。但是吴羽策…………

脑残粉会作到什么地步?事务所会不会难为他?李迅说,虚空已经收到信封装着的刀片逼他离职了,那吴羽策会收到什么?会不会有危险?

李轩给吴羽策打电话,一直关机。旁边的方锐帮他联系经纪人,却又得到了吴羽策退社的消息。

十一点了,今天还有吴羽策的广播。听着略显喑哑的声音强打精神谈笑,令李轩在五月满是生机的夏风里如坠冰窟,不知所措。





吴羽策处理完一团乱麻的工作和尾随的粉丝,再次回到医院,又是迎着晨光。他已经不年轻了,两夜没合眼加上一整天没有入食,早就突破了体力极限。虚浮着脚步进了病房放松下来,才感到一股火从食道直入胃肠,叫人直不起身。

林敬言被换回去休息前翻出来碗方便面,他连汤带面吃完,抬头才发现李轩一直努力侧过脸盯着他,奈何脖子转不了,眼珠都快蹦出来了。

李轩看吴羽策赤着眼睛大口大口吃完面,还和不够一样喝光了汤,觉得心口如同被刀尖挑了去,糊满鲜血,几乎喘不上气,于是挣扎着坐起来,歪过身:“怎么这么饿。”

“醒着怎么不说话。”

“多久没吃东西了。”

“什么时候醒的。”

“睡觉了没有。”

“还疼吗。”

“为什么退社。”

两个人自说自话,驴唇不对马嘴。吴羽策困倦不堪,无力打嘴仗,倾身把脸埋进李轩身侧的被子里,呼吸着消毒水与药的味道,揽住他,阖上双眼。

李轩僵着后背伸出手,努力搂了回去。




第二天早上李迅来的时候,看见他们挤在病床上,李轩靠在床头打电话,吴羽策枕在他怀里睡得昏天黑地,平整的头发被静电打起,翘在脸上,失去一贯的冷静姿态,显得异常柔和疲惫。

对面经纪人听到是李轩请假,尴尬顿生,说句好好好就急忙撂了电话。李迅更尴尬,心说这又不是单人病房,憋以为拉上帘子就没人知道,低声道:“你还能不能再注意点,外面盯得那么紧,指不定哪天就找到这。打开帘子,连床照都有了。到时候看你们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反正都知道了,我也不藏了。”破罐子破摔得了,他就不信情况还能更糟。

“别啊……大哥你真是潜的?!”

“就潜了啊,他们能拿我怎么样?”

李迅语塞。确实,现在李轩被停职,新片正在物色监督,无论怎样的舆论都无法再对他进行打击了。

这个原案李轩构思了一年多,卯足心思填充世界观,丰满架构。如今终于要展示出行,却在紧要时刻搁浅,被别人捡了便宜。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知晓。

那些曾经当做性命的事物都已远去,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了。只有吴羽策,在他身边安静熟睡,是他能努力留下的一切。



生病是因为努力过。

退社是因为坚持过。

恶评是因为优秀过。

撤职是因为奋斗过。

他们千辛万苦摸爬滚打,才终于找到一席之地,如今一个停职,一个马上签退社合同,起因却是张仅含关心的照片。

只是去医院而已,只是谈个恋爱而已,他们明明已经藏好了尾巴,却为何被抓入围笼。

早该知道,这世上阻碍太多,能在一起就应知足。

这些破事,就权当上税吧。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