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桥名

冷漠又不近人情

[林方]大保健一次三千三真的不贵

大家去大保健一定要看好价目表哦。




大人的世界里总充斥着无可避免的人际关系与应酬。

你们超尘脱俗的林老师也无从避免。

“不要大保健……哎真的不要!哪里都好大保健就是不行!那种地方绝对不去!”林敬言扒掉勾肩搭背的胳膊。

“林老师您这可说笑了,哪种地方啊?!我们去大保健只去正规地方的!我会害您吗!没有小姑娘都是大老爷们的你就放心吧!超级爽的!!”合作人拍胸脯保证。

都是大老爷们也确实没什么问题……不过大老爷们怎么搞大保健呢……

一见他陷入哲学的沉思,合作人抓起林敬言就走。





大保健非常符合眼前这几位的画风,兴欣池仨大字金光闪闪坠在墙上,满处都是反着光的大理石,亮得人眼晕。

林敬言泡在游着啃人小红鱼的池子里,同一贯游走在酒池肉林中的老板们打太极,一边废嘴皮子坑下他们手里的项目,一边思考着如何推拒与他们同流合污。

等都洗涮干净了,一人拍着林老师肩膀:“一起走个罐嘛!”

林敬言心下一紧:来了!他们的目的!拔罐!拿罐子在身上嘬来嘬去的色情服务!

林敬言探身看见单间小屋里有个人被一大哥压在床上,靡靡之音传入耳中:

“哈……好疼……”

“没事,现在疼一会就舒服了。”

“不行不行真的疼!好他妈疼!快拔下………………啊……还是不要拔了……”

我的天呐原来这种服务不是姑娘也能行吗!

“……我怕疼…………不用了吧。”林敬言心虚地转开了视线。

眼神漂到了一个半大小子身上:“您要是怕疼就开个背捏一捏嘛!!”

这小子也不见生,冲几个老板眨眨圆眼睛:“那这位我带去了。”两只爪子推着林敬言就走了。

老板松了口气:林敬言油盐不进我怎么好吃你油水啦!于是非常开心挥了挥手:“你给林老师好好来啊!”





林敬言感到了慌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现在那小子坐在自己背上,手里不知沾了什么油,麻麻的发着热,一下一下抚在背上,摸到哪热到哪。他还不忘低身凑过来摘了自己眼镜,带着按摩油香味的柔软指尖在脸上耳朵上瞎蹭。

“您太僵硬了,放松一点。”

废话!我能放松吗!!一放松你会干什么?我害怕!!

林敬言不是怕痒的人,但是这小子的手温温软软又不失力道揉捏着自己脖子肩膀,满是煽情味道,他从骨子里痒。

抖着躲了两下,那双发热的手又贴着皮肤挨到脸侧,就着耳朵的敏感处转圈按压。肌肤摩擦振动了鼓膜,鼓膜又将其传至心脏。

见他松下来,那小子又滑着手指揉捏腰侧,卒不及防开始大力按压穴位,兼顾拍打,一下一下好像揉在麻筋上,把林敬言爽得一股白光直冲天灵盖,生理性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这是什么巫术……

林敬言还没从这种快感中回过神来,背上的人转了个方向,抓起他的脚往下就是一按。

林敬言倒吸一口凉气,眼前冒出雪花,没忍住叫出声来:“疼!”

“疼就对了,不疼不爽~”说着又使劲按压。

天呐他还要我爽!!

嘴里“不”字还没出来就又疼趴下去。这小孩还压在他背上,叫他挣扎不起。脚底的触感愈加强烈,尖锐的疼痛之后是麻痒,麻痒之后…………还真蛮爽的…………脚趾头都忍不住蜷了起来。

等身上的人离开,林敬言大脑已经一片空白,身体拆骨再装一般松快,每个关节都喀嚓喀嚓的,好像回炉重出的机器,获得了新生。

那小孩扶着他翻了个身,让他枕在腿上,低声说:“采个耳吧?”

丧失了思考能力的林敬言无法拒绝,“好好好”连声含糊应着。

采耳更痒,耳内吱啦吱啦响,心也被勾得七上八下浮动不已。他蹭着柔韧的大腿,头不住前倾投进了面前的怀里,手也不自觉顺着衣服勾住了腰。

万恶的资本主义!竟然有如此的享受方式!

啊,青春的大腿!

啊,物欲的香气!

你们心如止水清心寡欲得快羽化登仙的林老师哪里受过这个!

林敬言忍不住侧脸向上,看到了橙色灯光下盈盈反光的圆眼睛。

我堕落了吗……这算晚节不保吗……林老师痛心疾首。但还是没有移开视线。

小孩大约十八九,长手长脚,聚精会神低着头,衣服领子硬愣愣戳上脸颊,凹成个酒窝似的坑。

林敬言看着那眼睛那小坑心里哐当一沉。

大事不好!

小孩眼睛溜溜转了两下,也意识到了什么似的,采完耳又走罐又推精油又烧艾,把项目表从上到下玩了个遍,林敬言也爽到一直“好好好”“来来来”的应着,一直到被推回给几个老板。





出门结账,男人叼着烟漫不经心吐出五千三的时候,原本和乐融融的气氛一下掉到冰点。

合作人心说,没想到林敬言你个浓眉大眼的表面不跟我们走一条绳子实则会玩至此,我们以为自己一人五百已经花大发了,你一个人就三千三……我们还是图样啊!

林敬言也瓦特掉了。

这什么情况!

但是也只好装作镇定掏出卡:“各位爽吗?有机会再来!”

合作人心想这叫个啥!我们想卖你个人情怎么这么难!于是也双双掏出了卡和林敬言推抢起来。

抽烟的人嗅出气氛不对味,嘿嘿笑了两声:“各位等一下啊。”转身进了小门。等再一出门,把那小孩给揪出来了。

“方锐你自己说。”

“……?”眼睛还盯着林敬言。

抽烟那大哥戳得小孩直捂脑袋:“价目表是不是又不给人家报?废物点心!这次你也别想提成!”

“爽过了你也别抱怨啦…………”方锐好像还挺委屈。

眼看那大哥都快把烟往方锐头上戳了,林敬言只好上前拦下:“行了行了,玩都玩好了,他也没短手偷懒,弄得挺好的,也不要难为他了,快点结账回家吧。”

方锐忙不迭点头:“谢谢谢谢,下次你来给你多上东西哈。”然后被人戳着躲回了小门里。

林敬言和几个人又打了一回太极,终于结了账,看着那几个人一脸歉意打着哈哈坐上了车。

他还惦记着眼镜被方锐拿走拎到了桌台上,反身去找。

刚走出停车场,就看见方锐套着黑乎乎的大羽绒服,攥着眼镜,哈着白气颠颠跑过来:“你的眼镜?”

林敬言瞧见镜面上的指纹印子,也没嫌,直接戴上:“下班了?”

“没啊,我是夜班。刚才谢谢你了哈,下次真给你多来点。”方锐缩了缩脑袋,裹紧衣服转身要走。

“那正好,我还想再来一次。”





林老师,他可能是太有钱,竟然觉得大保健一次三千三一点也不贵。


评论(19)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