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桥名

冷漠又不近人情

[林方]你技术那么好千万不要谦虚哦

假人复活来自reddit脑洞版




林敬言把塑胶假人拍得邦邦响,说:“下面我们来学习人工呼吸。”

一群少年少女联想到了羞羞的东西,围过来喔喔喔喔起哄。

林敬言慢条斯理细细讲解原理,一边弯腰示范,掐住假人鼻翼,对着假人的嘴尽力吹气。

“把头尽量后仰,保持气道开放……要注意了,每次吹气一秒左右就可以,一直到胸廓抬起停止。”

林敬言吹了半天,松开捏住鼻子的手,把头侧向一旁,耳朵凑过去:“要听一听是否有气流出入,如果没有,继续以上步骤。”

说着他继续吹气示范。

半晌,学生突然骚动起来:“动……动了?!”

林敬言没听见,还在示范,然后被他压住的假人嘎得一下推开他大喘气起来。

林敬言惊了,他记得这假人就是个橡胶的啊,买回来三年也没有过这动静,这是什么情况!

学生们也惊了:保健室鬼故事成真了!一群人嗷嗷叫着惊惶退到门口,掏出手机录像。

假人还在那呼哧呼哧喘气拍胸口,他自己也跟吓到了似的叨叨:“艾玛还以为我死定了呢……”

然后他抓住林敬言的手,使劲摇晃:“就是你救了我吧?谢谢啊!大哥你技术真好!”

林敬言:?????









假人说他叫方锐,记得刚才在海边玩,一个大浪啪得一下打过来,把他掀进水里了。

方锐指着假人僵硬的眼神说:“我绝对不是还魂起尸,不信你看我真诚的大眼睛。”

林敬言非常担忧:假人是公家财产,一万多,真不知道怎么上报才好。

然后他指指不敢上前的学生:“他们还要上课呢。”

方锐一拍大腿:别急啊!我装死不就成了!

说罢他直挺挺一倒,赴死一般凛然:“来!上吧!我尽量不动!”

门缝里由上而下伸出来一排手机镜头。

林敬言觉得心好累哦。







假人一直跟着林敬言,打水跟着,送文件跟着,上厕所也跟着,前进姿势歪歪扭扭,走哪被拍到哪。

林敬言有点烦了:你跟着我到底想干嘛!

方锐:大哥你救了我啊!我现在没办法报答,先送你个背后灵,怎么样?

林敬言:不怎么样。根本不是我救了你,这是意外。

方锐着急:你这人怎么还谦虚呢!技术那么好!我活过来全靠你啊!

假人无视林敬言的拒绝,手舞足蹈表示我跟定你了。








因为怕夜晚吓着学生,林敬言只能把假人扛回自己家。

说来他也有点担心:“你不联系家里人吗?”

“不用不用,这样挺好的,多自由!”假人摊在沙发上朝林敬言勾勾手指,“来人工呼吸嘛!蛮爽的!”

林敬言折腾一天觉得好疲倦哦,丟给方锐一个打气筒:“自己玩吧。”然后洗洗涮涮,按时按点睡了。

深夜,林敬言梦见方锐眨巴着假人干涩的眼睛,说:大哥啊,特别感谢你救了我,我也想让你爽一发,感受人工呼吸的乐趣。说话间就举起打气筒,要给他充气。

林敬言被打气筒的逼真音效吓到,嘎的一下醒了。

出了卧室,看见假人吭哧吭哧给自己打气解闷。

“你干嘛呢?”被吵醒的林敬言有些许不爽。

“睡不着,很无聊哎。”方锐举起打气筒礼尚往来,“其实真挺爽的,要不你也来?”

林敬言慌忙拒绝。








第二天,视频转得铺天盖地,林敬言成为网红。

大家说他是还魂大师,假人也能起死回生,有人出价百万跪求一吹。

林敬言看着门外滋滋冒凉气的尸体,断然拒绝:我真的做不到!

家属抱大腿嗷嗷嚎:大兄弟你咋还谦虚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知不知道哇!

林敬言瞬间收获不少腿部挂件。

方锐在办公室里看得真切,给保安打电话,叫人把伤心欲绝的家属们抬回去。

林敬言摘掉眼镜擦汗:“谢谢你了。”

假人眨巴着眼睛,抹一把乱糟糟的毛:“谢什么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方锐这个假人做得还蛮称职,乖乖躺下任人教学。

学生们都知道保健室传说成真,纷纷要求合影。

林敬言抹抹嘴唇,觉得假人成真之后,口感也有些微变化,抬头看看在簇拥下比V的方锐,心想学生们口味真重啊。






林敬言中午出门拿外卖的时候,门口围过来一帮黑衣人,嘴上客气说着:“林先生是吧?和我们走一趟。”手底下麻利极了,把人推进车里就走。

目的地是家医院,特护病房里有个人被插着呼吸机续命。

有人坐在病床前,看到他,露出有所图谋的微笑:“你来了。”

林敬言解释:“先说好,我不会还魂。”

“憋说了,不试试怎么知道。”那人说着要掀开病床上的呼吸罩。

林敬言:你说我一个唯物主义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呢。

那人说:组织上已经决定了,薪酬百万。

林敬言想吟两句诗,但是这太膜了,不好。于是他想想自己的房贷,油费,忍辱负重弯下腰,深情地来了个人工呼吸。

谁知道病床上的人还真醒了。

边上的人一下把他搂过去嚎:锐啊!你可算是回来了!

方锐呼哧呼哧喘了半天,抬头看见林敬言,乐了:“又是你啊!”

等林敬言看出来他是谁,也笑了:“我说是意外你信不信。”

方锐狭促得眨巴不再干涩的眼睛:“当然不信,是技术好。”

林敬言心想,也许还真是挺好的。

   

评论(2)

热度(113)